审判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审判研究  >>学术研讨

初任法官选拔谨防急功近利

作者:原创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3年11月08日 点击数:40130

   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官,仅有扎实的法律专业理论功底当然远远不够,还需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社会经验,而后者除了可以通过传帮带不断提升以外,更关键的是必须依靠年轻一代的谦虚勤奋学习和经年累月历练

  
□骆锦勇(原载于2013年11月6日《法制日报》)


  在中国,能够成为一名法官,是一件既困难而又容易的事。困难的是,法官作为一门职业,在中国与其他公务员岗位一样热门,职业准入竞争极其激烈。尤其是在经济相对比较发达的地区,法院招录法官常常是百里挑一甚至千中选一。容易的是,一旦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和地方公务员考试,跨进法院大门后成为法官就会水到渠成、顺理成章,一般不会再遇到其他什么障碍。这样一种法官选拔机制,从眼前来看似乎没有什么大问题,但从建设法治国家的长远角度却是极为不利的。
  什么样的人可以担任法官?现行法官法第九条规定必须具备六个条件:(一)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二)年满二十三岁;(三)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四)有良好的政治、业务素质和良好的品行;(五)身体健康;(六)高等院校法律专业本科毕业或者高等院校非法律专业本科毕业具有法律专业知识,从事法律工作满二年,其中担任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应当从事法律工作满三年;获得法律专业硕士学位、博士学位或者非法律专业硕士学位、博士学位具有法律专业知识,从事法律工作满一年,其中担任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法官,应当从事法律工作满二年。当然,现实中严格按照这一规定选拔法官确实没有错,但选拔程序没有错并不意味着法官法的规定就完美无缺、无可挑剔。事实上,中国法官的准入门槛在设计之初就显得低人一筹,再加上一些地方法院存在急功近利的因素,导致法官职业化建设仍然任重道远。
  从法官法规定的六个条件来看,最具争议的是其中的第(二)项和第(六)项。将初任法官任职年龄条件规定为“年满二十三岁”,虽然早在法官法颁布实施以前就已经执行,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变化,这一年龄条件的局限性、不合理性却日渐凸显,往往学界争论得多而高层重视得少。能够放心让那些不谙世事、刚刚步入社会的二十几岁的青年人来执掌生杀予夺大权,有这样魄力的法治国家肯定不多见。没错,“年满二十三岁”只是任命法官应当把握的其中之一条件,然而,很多地方为缓解案多人少的矛盾,只问是否符合法官法规定的条件,不问实际司法能力水平,只要能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和地方公务员考试,就迫不及待下达一纸法官任命书,也是不争的事实。难道这不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表现吗?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法官法第九条第(六)项规定的条件上。对于取得不同学历的人分别设置从事法律工作仅须满“三年”、“二年”、“一年”这样的条件,也或多或少暴露出法官培养功利浮躁的一面。可想而知,在中国这样一个经济社会关系历来比较复杂的国家,没有一定社会阅历和社会经验,显然是难以担当起定分止争、除恶扬善重任的。一些涉世未深的年轻法官,或因司法经验不足而在严肃的法庭上上演尴尬场面,或因司法能力不强而导致办案拖沓、作风浮夸,或因怯场而底气不足,或因怕事而犹豫不决等现象,已见怪不怪。在法官选拔问题上,虽然当下的许多地方、许多法院有办案力量不足的苦衷,但法官毕竟是一个各方面要求都相对较高的公职人员,拔苗助长式的法官选拔理念,对于切实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司法公信和国家法治,都是极其有害的。
  成为一名合格的法官,仅有扎实的法律专业理论功底当然远远不够,还需要有丰富的人生阅历和社会经验,而后者除了可以通过传帮带不断提升以外,更关键的是必须依靠年轻一代的谦虚勤奋学习和经年累月历练。在选拔初任法官时,尽管我们应当摒弃诸如“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此类的愚昧落后观念,但不能因为“不拘一格”而对什么人都抱有“天才”幻想,“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既是社会经验也是社会规律。因此,对现行法官法关于法官的任职年龄、工作年限条件作相应修改,已显得尤为必要和迫切,否则就会由于不科学的法官选拔机制拖了国家法治的后腿。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