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法官风采

法官郭昕:判决书是他的金名片

作者:原创 来源:浙江法制报 发布时间:2013年09月21日 点击数:39092

   “要是判决的话,我就一定会上诉。”一起侵权责任纠纷案件刚刚开完庭,当事人就放出了“狠话”。眼前这个圆脸、戴眼镜的法官面不改色,只是淡淡回了一句,“我 一定会判得让你无话可说。”
    不久,判决书下来,法律关系和责任划分讲得清清楚楚,双方都很服气,当初说要上诉的当事人还冲到法官面前,给他了个“赞”字!
    他就是诸暨法院民一庭副庭长法官郭昕,在民事审判第一线十四年,专业严谨、不怒而威的他赢得了当事人、律师、同事的信任。


严谨的判决书
    郭昕算得上是民一庭的“元老”了。从2000年进入法院,他就被分到民一庭,身边的同事换了一批又一批,只有他一直守在民事审判线上。
    2002年,郭昕开始办理疑难案件,由他审判的案件,判决结果都被当事人信服且毫无埋怨地接受。“判决要中立、平衡,说理要充分,给予当事人最起码的尊重。”郭昕说。“比如,有些法官喜欢在判决书中写‘原告的诉请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然后就判决驳回起诉了。但是,为什么无事实依据,法律依据又是哪些呢?这些要给当事人讲清楚,他们才会服气。”他常常以此来提醒自己。
    每天上班时间,不是开庭就是要接待当事人来访,因此,郭昕这么多年养成一个习惯,晚上夜深人静才开始写判决书。他的判决书有个特点,就是说理部分特别长,至少占到全文的三分之一。
    有一起案件的受害人傅某是在石英砂厂上班的,由于长期接触粉尘,患上矽肺,之后医治无效死亡,家属向死者打工的石英砂场提起了索赔。这起工伤损害赔偿案件中,涉及到的”矽肺“是个专业医学知识,为查清是否属于职业病,郭昕查了大量医学书籍,才最终确认矽肺是一种严重的职业病。
    确认是职业病后,案子有几大焦点问题,比如死者未做工伤鉴定,是否可以直接向法院起诉,是否属于工伤……这些问题郭昕都在判决书中一一给出了详细的答案。一起普通的工伤赔偿案件,他用了15页的篇幅,最后判决后,原被告双方都没有上诉。


倾听和尊重
    将诉讼当事人的烦恼铭记于心,多倾听,多沟通,这样才能获取公信力,即便作出 不利于一方的判决,对方也会因此而信服。”郭昕说。耐心倾听成了他在办理民事案件的重要法宝之一。
    有一起案件,原告是当地的民政局。起因是民政局要建养老院,问工厂租了房子,约好30万一年的租金。但养老院开始装修的时候,房东也在旁边开始造房子了。小楼盖起来后,民政局派人过去一看,那造型就像一口棺材。有些老人家也去那地方一看,频频摇头说触霉头。民政局就不乐意了,到法院起诉说要解除合同。
    郭昕拿到案子一时间也哭笑不得,民政局要解除合同的理由根本摆不上台面,更多的是心理作用而已,但因为建的养老院,老人家多多少少总有点迷信,“棺材”造型也的确是个问题。
    郭昕找来房东仔细问了问,他也倒出了自己的无奈,合同已经签了,且已经租了半年,因为他儿子要结婚没房子,不得已才在旁边建起小楼,房东说什么也不同意解除合同。
    郭昕仔细给房东讲了民政局顾虑,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最后房东和民政局都答应,由民政局补偿房东3个月租金,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这几年,在当事双方都到庭的情况下,郭昕的调撤率有80%左右。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