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法院动态

法官“章大”的不改其乐——记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章建荣

作者:原创 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8日 点击数:5708

    这双手不大,即便在温润的江南水乡浙江绍兴也还是难免有着初冬的干燥;这双手厚实、温暖,右手中指左侧有个深深的笔窝,在电脑化时代些许显出主人的顽固。
    一个阴天的早晨,这双手在威严的审判席上用俊秀有力的字体记着庭审笔记,包括“2页纸的上诉状,案件当事人用很不流利的普通话断断续续读了20多分钟。期间,法官冯勤伟因气管炎咳嗽一声,上诉人停下来,冯勤伟示意继续宣读”此等细节,并若有所思地旁白“这里可以体现法官情商高低及庭审细节的重要意义。”
    另一个细雨蒙蒙的午后,这双手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半瘫的当事人遮风挡雨,帮着家属抬起担架一直到二楼。凭着这股子劲,躺在医院病床三年的当事人感动了,一起医患纠纷得到化解。
    2001年担任审判长以来,他用这双手工工整整写下了13大本庭审笔记,笔记越写越长,记录越来越细;兢兢业业审结了3000多件案子,案情越来越复杂,审理越来越需要法外工夫。
    个子不高,长相普通,他就是人称“章大”的法官章建荣,浙江省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
    王国维先生说过,人生三重境界,同样适用于他对法官的职业追求。但他更深的体会是“一箪食,一瓢饮,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连他办公室的植物都比别人养得更茂盛,谁敢与他论法官是“纯粹枯燥的苦差事”呢?
   “出20万调解,能否收回判决?”
   “章大”在成为“章大”之前,不写庭审笔记,写的是日记,从初中写到大学毕业,写到当审判长,差不多写了快20年;“章大”的法官梦也是自年少开始的。高中文理分班,数理化都很好的他顽固地要去文科班,为着将来考法学。当年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父母对他颇有微词,没想到这小子倒不是一时头脑发热,法官梦还在继续,似乎要做一辈子。
    2001年当审判长后的第一个案子让章建荣一炮打响。
   “上诉状都写了2万字,这可是10年前,证据规则都还没出来,人家提交的材料都是一项项分类编号的,又是北京来的大律师,一上阵阵势非常强大。”说起当年,章建荣每个神经都兴奋起来。案子越难办,他越兴奋。
    绍兴人谢文萍在吃肯德基时,不慎被热果珍饮料烫伤,经诊断为“双大腿烫伤Ⅱ”,她将肯德基诉至法庭。一审后,肯德基不服,提起上诉。
    为更好地应对这场“硬战”,章建荣开庭前一天晚上“功课”做到深夜11点多。那时,绍兴中院要求尽量当庭宣判。
    热果珍的高温是否存在缺陷?这成为争议焦点和难点所在。“一审认为温度偏高,但当时对热饮的温度无任何国家标准、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无标准何来偏高?”章建荣分析。
    在反复推敲后,鉴于其法律规定的复杂性,他想到了法理学的辨证推理,“如果肯德基在出售时能适当降低热果珍的温度,就完全可以避免本案损害结果的发生,因此推定其存在设计缺陷。”
    当庭判下后,肯德基的代理律师来到章建荣的办公室:“我们出20万调解,能否收回判决?”
   “我们当时只判他赔4000块钱,他却要出20万来调解。可见这份判决对肯德基的影响。”不过,章建荣没有成全律师的“美意”,“已经当庭判决了,怎么可能再收回呢?”
    后来,这份判决登载于《中国审判案例要览》。
    说起判决来,章建荣语气斩钉截铁,要的就是法律的尊严和一锤定音。想挑战法律权威的人在他那里可是要吃苦头的。
    庭审时露个牙也会被误解为向着对方笑
    章建荣没有别的爱好,除法律之外。他有庭就开庭、写判决,没庭喜欢琢磨那些庭审笔记,从中找出调研课题来。“每年总要就某一个问题,花上两三个月,古今中外一根藤地摸下去,把相关知识一网打尽。”他说,写论文早已不在乎得不得奖,就是要解决脑子里的问号。
    这个让人觉得有点精神洁癖的法官在对社会抱有美好期待的同时,一直在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很多人对法官有偏见,总认为我们吃了原告吃被告,法官除了严守底线,还应该怎样建立当事人对司法公正的信心?”他说,有一件事让他找到了路子。
    那是一个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整个庭审过程,章建荣始终保持自己一视同仁、平和理性的风格,其间,被告公司的项目经理在旁听席上接听手机,被章建荣温和但坚决的请出了法庭。
    由于事实清楚,章建荣当庭确定合同有效。胜诉的原告公司董事长特地赶来道谢,反复称赞章建荣非常廉洁,这让章建荣有点摸不着头脑,自己的确从未接受过当事人和代理人的请客送礼,但是在这个案件中,原、被告也没有出现请客送礼等现象,为什么这位董事长多次提到“廉洁”呢?
    原告的代理律师笑着偷偷道出了原委:原来开庭前,被告曾故意放出消息,称自己与承办法官关系很好,原告听闻就慌了,赶紧准备了厚礼请律师务必“打点一下”。
    律师知道章建荣的脾气,既然推脱不掉,索性也没有与章建荣联系,直接撒了个谎,说:“我去送过了,人家坚决不肯收。”
    原告公司董事长为此坐立难安:“果然被对方先行一步,买通了法官。”有了这先入为主的心态,当时章建荣在法庭上哪怕只是冲着对方露个牙,她都会认定是在冲着对方笑呢。
    但是随着庭审推进,她发现章建荣始终一碗水端平,对方打电话,还被请出去,她的疑虑开始慢慢融化。
    这个案例让章建荣深刻认识到庭审法官言行规范的重要性,这是双方当事人感受法院司法公正的重要窗口,也是消除当事人疑虑的重要方式。就此问号,他撰写了调研论文《民事法官庭审语言实践检讨与规范》。
    对庭审细节的关注,“章大”显得有些苛刻,他要求合议庭开庭时不喝茶,不离席,不中场休息,不和一方当事人长时间对视,不要有口头禅,不随意打断当事人的陈述……他的清规戒律太多了,“如果因法官语言不慎或不被当事人所理解,造成投诉信访等,会给公正裁判带来极大负面效应。”怎能因小失大呢?事关司法尊严,他算得仔细。
    而买书的钱他却从没算过。平时一有空就喜欢往法律书店跑,一捆一捆、一套一套地买法律书籍,没少被妻子埋怨:“业务书籍,哪有自己掏钱买的?”章建荣仍乐在其中,每年总有那么一天,他”昭告天下”:我要写论文了,家里的事儿你多担待一点。
    慢慢的,妻子就不说他了:“就这点爱好,也没抽烟喝酒购物等别的什么消费,买点书还是随他去吧。”
    法律人的“黄埔军校”
   “章大”的庭审笔记被院里很多人研读过。
    有次,分管信访和民二庭的原副院长陶蛟龙打电话来问他一个信访案件的情况,他当即说出开庭时间、案情、争议焦点等,让陶蛟龙很是吃惊,一问才知在接到电话后,章建荣已翻出了当时的庭审笔记。
    陶蛟龙此后要求民二庭法官都向“章大”学习写庭审笔记。
    绍兴中院民一庭庭长柴凌凌说:“章建荣就是民事法官的‘黄埔军校’,庭里许多新、难案件问题都向他讨教。他不但自己能办好案,还愿意带、能够带徒弟。”民一庭现在共有4个审判长,其中两个都是章建荣带出来的。
    马利英2009年大学毕业来到这里,最初做内勤,她发现“章大”果然是名不虚传,每次问合议庭要数据,就属他最快。所以去年分合议庭时,她无论如何要求分到“章大”这个庭。“他特别愿意分享,不管是庭审经验,还是自己新学到的知识。”马利英说。
   “庭审写笔记,可以保证你开庭三四个小时全神贯注,还能从中学到不少东西。”章建荣经常和他们说,法官经常每周要开10个庭,每个庭只有10%的精力,而律师一周可能只出一个庭,他有100%精力花在这个开庭上。“也许他说了100句废话,但其中有一句真理,我们就从中得到成长。”营销缺陷、家事代理等新名词,章建荣都是从庭审中“偷学”到后,自己又慢慢去修行的。
    前几天,新任审判员小王在庭审时插话太多过急,还归纳了当事人的观点。“章大”觉得细节上出了问题,便带着合议庭重新学习了《民事法官庭审语言实践检讨与规范》那篇论文。
    章建荣专门朗读了“强制语言的适度收缩”这段话:“在理性的民事庭审语言中,法官对该类语言的运用应做到适度收缩,应尽量给当事人提供宽松诉讼环境,尊重当事人的人格尊严,在合法守纪律的前提下,让其畅所欲言,不应随意打断当事人的发言,防止当事人和律师因发言被打断而出现思维中断,同时又要通过恰当的提示而非强制性语言来控制侮辱、讽刺等非正常性语言、重复过多和偏离争议焦点的情形出现。”
   “美国司法界有个小故事:新任法官问老法官怎么开庭,老法官说开庭时喝一口水含在嘴里,到休庭时再吐出来,这样确保冷静观察、中立判断。”章建荣说,他开庭基本不打断当事人讲话,除非发言超过30分钟。
    他的这“黄埔军校”有时还忍不住扩张到律师界去。
    有次一个律师在开庭时语速特别快,章建荣话还没完就被抢过去。庭后,他叫住了律师,请他看庭审录像,感觉一下自己的语速。“你这样说得太快,又抢话,容易让法官感觉你胆战心惊和不礼貌,万一法官先入为主,因为这庭审效果不好而输案子,对你以后的律师生涯很不利。”听着章建荣的分析,这位律师才道出这是第一次到中院开庭,当时的确比较紧张。
    也有老律师也被章建荣这样“冒昧”面训的。他在法庭调查、辩论阶段读的全是上诉状的内容。等当事人退庭后,章建荣留住这位律师,“你也是老资格的律师了,对庭审程序很了解,可总是在炒冷饭,显然是没有做好庭前准备。”
    在他眼里,法官和律师都是以一己之力推动法治前进的法律共同体。
   “如果说廉洁是故作姿态,那是我必须的姿态”
    章建荣的女儿曾问他:“爸爸,法官是不是官?”
    他乐了:“为什么问这个?”
    女儿说:“同学们说,当官的家里来‘串门’的人可多可热闹了,您当了那么多年法官,我们家怎么向来都冷冷清清的?”
    章建荣不无自豪地回答:“那就对了,爸爸是法官,这个官啊首先就要管住自己,才能端得平一碗水!”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人情干扰,他在法院通讯录上留的家庭电话至今仍是结婚前父母家的号码。有人“劝”:有权不用过期浪费,何必故作姿态。他总是笑笑说:“这事关我身为一名法官的职业尊严,如果说这是故作姿态,那就是我必须做的姿态。”
    不少律师都吃过他的“闭门羹”。有个执著的律师陈某,年年过春节坚持不懈到他家里变着法地送礼,章建荣也年年坚决退回,后来索性避而不见。
    等到第5年,吃够了“闭门羹”的陈某自己也乐了,他说:“章法官,我执著,你比我更执著,行了,明年开始,再不到你家去了。”
    就这样,刚当法官的头几年,来“打点疏通”的人不少,但是随着章建荣负责的案件越来越多,请客送礼却越来越少。人们说:“不用给章法官送礼,送了,要吃他的‘弹头’,不送,他也一定秉公办理。”
    有时,他的执著似乎有点不近人情。有次,妻子的朋友带着箱牛奶来了,为的是有个案子希望章建荣和同事打个招呼关照关照。
    当时章建荣不在家,妻子说:“牛奶你就拿回去吧,老章从来不肯打招呼的。”
    妻子的朋友不理解:“不就是一箱牛奶嘛,值得了多少钱?我过来串门就不能给你带点东西吗?”
    妻子只能再三解释:“这是我家定的规矩,你要是不拿走,他回来肯定又唠叨,为这个吵架太多了。吵完肯定还是要我给你还回去。”
    最初,亲戚朋友觉得他六亲不认,现在都了解他了,再问问题都是“法律问题把把关,其他就不要问了”。
    快乐的“淡定哥”
    “章大”也有背上骂名的时候,至今网上还有人言之凿凿地骂他,把案情案号,甚至“章大”的电话和手机都写上去了。
    有人让他去跟帖澄清,他不屑: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说你好,那是法官职业所必需的合理忍耐。“人家故意刁难你,你一定要装糊涂;人家故意激怒你,你一定要笑嘻嘻。”
    这份淡定有时还会遇到更大挑战。曾经有个建筑承包工程款纠纷的二审案子交到章建荣手上,一位领导直接叫秘书打电话给他,希望他能够维持原判。
    那段时间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如果维持,对不起自己的职业良心,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这个案子存在着一定问题;如果改判,自己的职业生涯也许将面临巨大挫折。
    他会有痛心,但他最后还是对这个案子进行了改判。
    后来,这位领导也因贪污落马。
    这份淡定来自他内心的平和、轻松。
    在绍兴中院有一条廉政文化长廊,里面一句话让章建荣深有同感:“越清廉,越轻松。”轻松?有人可能会说,法官工作加班加点、埋首案卷,很多时候还要面对当事人的误解和情绪化,怎么可能轻松?但是章建荣有自己的解读,“这轻松,说的是心灵的轻松。俯仰无愧天地,秉公执法,晚上睡得, 着, 。”
   “这轻松,说得是时间的轻松,虽然工作繁忙,但是没有人情来往的负担,可以潜心自己热爱的法律;这轻松,说得是身体的轻松,不用觥筹交错,天天在家吃饭,偶尔邀三五好友出去爬爬山,有益身心,与‘三高’绝缘。”
    载于2011年12月27日《人民法院报》
责任编辑:超级管理员